好一点健康网
当前位置:好一点健康网 > 性与疾病 > 艾滋病 >

艾滋病高发人群居然在这里,如此发展让人触目惊心

近日,北京市教委通报本市高等学校艾滋病疫情,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7年6月底,本市接到报告的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累计1244例。

数据显示,本市高校学生(18-22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情况具体为:总数722例,分布在本市59所高校(2017年新增50例,分布在49所高校);男生占98.48%;传播途径以男男同性传播为主,比例为86.70%。

疾控机构在对学生感染者的调查随访中发现,学生普遍缺乏性与生殖健康知识,从而导致本市学生人群通过性行为感染艾滋病的比例居高不下。而在本市高校很少有学校开设系统的性与生殖健康课程。因此,加强艾滋病防控、性和生殖健康教育至关重要,不能让防病知识缺乏毁了孩子一生的幸福。各高校要认真研究,指定相关专业的院系开设科学、系统的性与生殖健康课程,并纳入教学计划和年度考核内容。同时,加强教师的培训和知识储备,为学生的健康人生答疑解惑。

艾滋病,高校的魔咒

“艾滋病”、“象牙塔”,两个词看似毫无瓜葛,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圣洁的高校仿佛中了魔咒,挥之不去,特别是近几年,学生“染艾”人数迅速增加……

北京: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近两年,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为传播为主,2016年15~24岁青年感染者和病人数增幅超过了艾滋病整体增幅。

上海: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较上年同期上升31.4%。2016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有1794例,以男性为主,其中18~24岁年龄段占1/4。

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九成都是经同性的性传播感染。

正如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可谓是触目惊心,如此发展下去,后果不可想象。

高校本为一方净土,学习的乐土,创新的乐园,为何成为艾滋病重灾区?艾滋病又是如何入侵象牙塔的?

高校染艾者八成源于“好基友”

根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性传播是感染艾滋病的主要途径,而在青年学生中通过男男性传播感染已达81.6%,形势非常严峻。

以广东为例,2002年至2015年,广东累计学生艾滋病病例为630例,其中男男同性性传播占比70%;在江西南昌2011—2015年新发学生病例中,男男同性性传播占83.61%;湖南省从2007—2015年累计报告536例,这些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学生主要是男性,占90%以上,传播途径以男性同性性传播为主,占69.6%。

对此,吴尊友分析,大学生男男同性传播感染者上升的主要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早期对这部分人群不够重视,监测不到感染情况,二是大学生刚从高中学业压力释放出来,对男男同性性行为感到新鲜,就想“尝试一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其中的风险。

性观念开放,性知识滞后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于性话题及性行为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2015年,针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西安等34个城市的高校本科生,分男女、年级进行摸底调查研究显示: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60.5%接受性解放、性自由,67.1%接受婚前性行为,近七成大学生接受未婚同居行为。

大学生的性观念、性心理、性行为虽然趋于开放化,可是对于性病知识的缺乏及预防能力却令人担忧。西安南郊某高校22岁男研究生小东(化名)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感染艾滋病,“一直不敢也不想检查,总觉得距离我很遥远。”外表斯文的小东说,他在读研前就比较喜欢男性,“男友”都是经网络认识的,通过QQ聊天,等聊得投缘后就约会,“有四五个,长的交往几个月,短的就一次”,大家在一起不问名字,也不用安全套。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被哪位“男友”感染的,是否还有人因为自己而感染。

教育宣传的缺位

连年高速度增长的大学生艾滋病感染病例对于学校、对于社会、对于每个家庭都将是一场噩耗。

调查显示,互联网、书本、杂志和跟同龄朋友交流是获取性知识主要途径。其中,不少男生通过互联网、色情材料了解性知识。

传道授业的大学,却忽视了人生的“必修科目”:性安全教育。陕西某高校教师刘闻,自己也是一位艾滋感染者,他说校领导往往对性教育闻之色变、避而不谈。刘闻表示:没有人愿意谈。如果谈的话,可能社会上会认为,是不是这个学校有问题,会影响学校招生。

有些高校即使开展性教育,也仅限于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那一天。陈子煌所在的公益组织曾在高校开展过讲座,但效果不甚理想。陈子煌说,那些学生都不是自己来的,是学校团委下发命令,每个班要来多少个人,来加学分的。

在教育部体卫艺司巡视员廖文科看来,高校防艾教育开展的最大阻碍,恰恰是某些高校管理者,没有把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来抓。

如果大学防艾知识课堂持续“失语”,学生们得不到健康、正确的教育,很可能误入歧途甚至给他人带来伤害。正如我们看到的结果,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上升明显,这些被感染孩子的人生悲剧已经无法再弥补。

较低的自检率和自知率

南昌疾控每年主要对暗娼、吸毒人员、“男男”、性病门诊、肾透析、无偿献血、青年学生进行检测。专家介绍,疾控部门主动对这些高危人群检测外,市民还可以享受免费自检,但居民自检率很不理想。比如,南昌去年艾滋病检测55万人次,除了重复检测和外地人口,南昌艾滋病自愿检测人数还不足10%。“很多人还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另外不少高危人群也抱有侥幸心理。”

正是这种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的心理作祟,艾滋病的自知率在我国也并不高。与美国等国家相比,中国艾滋感染者的知晓率,也就是自知率还处于一个相当低的水平。根据《中国青年报》2014年12月的报道,美国艾滋感染者的知晓率为75%,我国估算为54%。

有些人是因为不想知道自己是感染者,因为担心检测出来后根治不了却还要受歧视,找不到工作。“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们错过了接受治疗和关爱的机会,增加了传播的可能,形成了一个非常负面的链条反应”,专家分析说。

潜在的社会歧视是影响中国艾滋病感染者自知率较低的一个主要原因,而社会歧视存在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公众对艾滋病的传播方式还并不了解。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国《艾滋病防治条例》中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感染艾滋病病毒之后,杨光感受到来自学校和家庭的压力。为了不让室友发现,杨光把药瓶藏在衣柜里,把柜子上了锁。每天晚上到点,趁大家都在干自己的事情,假装喝水,很快把药吃下去。“我们宿舍的关系很好,我知道只要我的血液不沾到他们,就不会有问题,但我绝不敢告诉他们”,杨光说,“我也不敢告诉妈妈,她是很要强的人,我怕她接受不了。”

对于在高校中日益庞大的这一群体,教育部体卫艺司巡视员廖文科认为,高校一方面应该有针对性地普及和加强艾滋防控教育,另一方面,更要为这些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学生们完成学业提供方便。

本文据北青网-北京青年报、学术中国整理,来源于:检验医学。平台仅作分享,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留言区

看完本文你有什么想法?

或你有什么可以与大家分享的内容?

在留言区留下你的观后感,

或表达对小编的支持与爱吧!

    热门文章

    小姐帮我打飞机会被传染上艾滋病
    用安全套感染艾滋病几率有多少?
    四周四代抗原抗体阴,请问还会转
    一个艾滋病人口述:感染艾滋的过
    艾滋病的病毒载量是什么意思
    HIV病毒一般正常的龟头黏膜是不
    得了艾滋病一年没症状可能吗
    三级甲等医院快速法检测hiv准确
    艾滋病宣传月黑板报评比活动投票
    无症状hiv感染期的宣教

    推荐文章

    基本要领:生活中如何预防艾滋病

    性病潜伏期:针刺传播艾滋病的几

    艾滋病潜伏期 恐艾症有哪些症状

    艾滋病为什么会有潜伏期 艾滋病

    南都社论:防治艾滋病,政府民间

    凉山全力推进新一轮艾滋病防治工

    163健康网首页